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ca88官网手机版

时间:2019-12-13 04:58:34 作者:奥斯卡小金人 浏览量:83019

ca88官网手机版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ca88官网手机版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ca88官网手机版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ca88官网手机版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天天娱乐大厅游戏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mgm3609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战神5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国展家乐福吧

“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条虫”这是外国人对于华人的评价,慢慢的国人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这不是我们不自信,而是确实有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特别是一群“有才少德”的人在一起,就不自觉的开始坐实这一评价了。

如今,教会也面临这一问题,服侍同工之间互相傲视,各种不服,在事工中互相拆台。虽然传道人不断宣讲“互相搭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下不了台,教会要合一才荣耀神。”侍工人员听的时候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在团队中的表现深感亏欠,然而临到事情的时候,又是“我”字当头。凡是自己负责的事情,一定竭尽全力去做,想尽办法,穷尽技能。在辅助别人侍工时,拖拉、消极、不停发表不同意见……各种“搞事情”。

当然这种不顺服的表现,往往属于有一定恩赐,并在教会中有着特殊服侍的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有才少德”的一类,之所以说少德而不是无德,因为我不敢评断上帝的子民无德,只能说这样的选民少一点“顺服、谦卑”的“德”,即“少德”,而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少德的事工人员,往往会使得本可以更加优秀团队在服侍中显出更多的瑕疵。当然,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如何解决我们以一个实例来分析。

一次活动中,F弟兄作为团队带领者,分配好任务后,所有准备工作按部就班进行着。忽然有一天,负责带领练唱的S姊妹撂挑子了,当然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准备了一半的练唱很是尴尬,F弟兄不得不找了一个姊妹临时代替。F弟兄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搅扰,找机会和S姊妹交通,然而得到只是敷衍。此时,作为带领团队的人,有的只能是伤心,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做的,唯有交托,求圣灵做工,改变自己和姊妹。

这还没有结束,活动当天,本来早上要练习、预热节目,并且彩排一遍,可是大家到齐的时候,S姊妹要试衣服,这也还好。可是试衣服的她却把司琴拉去陪着(司琴不需要试衣服),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司琴,节目就没法排练。

下午就要正式演出了,试求此时F弟兄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他想冲上楼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被同工拉住了。幸亏这时有一位F弟兄临时请来指导节目的姊妹,她会弹琴,于是大家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找状态。半小时后,S姊妹和司琴慢悠悠的来到弟兄姊妹们中间,为了活动能顺利开展,F弟兄压住心中的不满,笑脸陪练。

事后,F弟兄知道了那天S姊妹是上楼和教会其他同工聊天了,天哪,活动当天,把唯一的司琴拉跑了,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是、去、聊、天、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在“搞事情”,回到开头的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群中国人会是一条虫,因为会互相拆台。

那么,解决的办法呢?其实,分析一下这一现象,当一件事情交给一个弟兄或是姊妹去负责,她(他)会很用心,我想如果这个团队是S姊妹负责,她一定不会在事工中怠慢,原因很简单,怕出问题丢人。

我想症结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怎么把服侍中得到夸赞的机会分配到各人,是的,你没有看错,得到夸赞的机会也要分配,因为人总是会在乎别人的评价的。当我们作为带领团队的人,自己做的工作可以不被人知道,但是同工做的事情要说出来,一是鼓励个人,二是为了团队合一。

如何让一群同工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是一条虫而成为更加优秀的团队?道理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那就是让所有的同工在服侍中找到成就感,说得属灵一点就是让同工确定自己荣耀神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利升国际怎么注册账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